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装修家居 >

装修家居

《那年花开》:当所有适龄男爱上同一个女人

  那些在追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观众,不知道会不会有“越看越荒唐”的感觉。本来是奔着“清末女首富”去看的,后半部分的剧情活生生变成了“玛丽苏”。

  电视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虽然收视持续走高,但因为“玛丽苏”气息越来越浓,导致该剧口碑有所下滑。

  最初知道这部剧是看到孙俪穿着戏装参加一个颁奖典礼,那时她正在赶拍这部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。从《甄嬛传》到《芈月传》,孙俪拍戏不多,但参拍的电视剧基本都制作精良,因而对此剧隐隐有了期盼。《那年花开》开播以来,身边几位极少看国产剧的朋友也在追这部剧,笔者也跟着追了下去。开局还不错,“小混混”周莹的亮相很打眼。笔者还和朋友讨论,一部“商业剧”,为什么起了一个如此抒情的剧名,朋友说“据说今年剧名是7个字的,才能火啊”。

  和IP剧不同,这是一部以清末朝廷命妇、陕西“安吴寡妇”吴周氏为人物原型的电视剧,讲述了江湖卖艺女子周莹阴差阳错进入陕西泾阳首富吴家,嫁给吴家大当家的独子,经历丈夫遭人谋害、家业败落之后,周莹破除万难、振兴吴家家业,支持并积极实践进步思想,并成为陕西女首富的传奇故事。

  用编剧苏晓苑的话说,剧中吴聘和周莹是有历史原型的,主要的事件节点也和历史人物吻合,但是周莹和沈星移(陈晓饰)的感情戏则是虚构的一条线。为了真实还原这个人物,编剧走访了吴家的第四代后人,在故事改编之前,片方还拿到了吴家后人的签字授权。吴家后人对故事也是“有底线的”,比如,周莹是吴聘的妻子,在情感上不能有实质性的变化,比如“一辈子守寡”这件事就是不能被改变的。所以整个故事的大结局,女一周莹和男一沈星移都没有在一起。

  不是宫廷剧、不是宅门戏,也不是爱情片,而是一部女商人创业成长剧,这是创作者们给予这部电视剧的定位。可为什么在观众眼里,它硬生生走上了一条正统纯血“玛丽苏”的不归路呢?

  以孙俪饰演的女一号周莹的感情线为例,她到底被多少人倾慕?除了丈夫吴聘,男一号沈家二少爷沈星移、地方官员赵白石、新疆商人图尔丹、伙计王世均,他们的心中都深深藏着一个周莹。简单地说,除了年少的和年老的,剧中所有的适龄男人几乎都深深地爱着周莹,有的隐而不言,将爱慕憋在心中;有的则大胆表达,以誓言相逼。与《甄嬛传》《芈月传》相比,《那年花开》中女主的“感情值”简直达到了巅峰,为女主服务的男主、男配们,从三人升级为五人。

  无论如何定义这部剧,都逃不出“大女主戏”的框框。即便知道是虚构,但看剧的时候仍不免咂摸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有如此强大的魔力,将如此多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,以至于他们不能再有正常的感情?

  如果说男一号沈星移对周莹的爱慕追逐是剧情需要,是必须设置的,这可以理解。任重扮演的赵白石,和周莹其实是合作搭档,图尔丹和周莹是商业伙伴,王世均和周莹是上下级关系,这些工作上的伙伴们,难道就不能和女主是正常的情感关系么?必须要在这些男人们心中埋下一颗“雷”才能推动剧情设置矛盾吗?也是,因为赵白石心中藏着周莹,满脑子都是周莹,所以对妻子吴漪的爱视而不见,女配胡咏梅下线之后,吴漪开始黑化接过了陷害周莹的接力棒。

  不是爱人,就是仇人,没有路人。如果要概括剧中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,这12个字应该不夸张吧?

  感情戏如此,商业戏中的若干桥段,也为显现女主的光环而贬低其他人的智商。周莹远赴上海与洋人谈生意,一顿西餐,一场舞曲,一下子拿下了在场的所有洋人。这样的剧情,不知能让几人信服。

  随着剧情的发展,因为女主过于中心化,《那年花开》遭遇的批评亦随之上升。孙俪在采访中曾说:“我起初不太赞成被叫成什么‘大女主’、什么‘玛丽苏’,后来我也不管了。以前很多戏都是男性为主的,为什么我们不能享受这个女演员受欢迎的时代呢?现在有这么多戏以女性角色为主,对于女演员来说,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”女演员应该享受这个“大女主戏”的时代,前提是还需要市场的认可,以及观众的滋养。“大女主戏”已经霸屏好几年,不知道《那年花开》是不是这类剧中能被观众记得住的一个“句号”。

  其实,观众烦的不是剧的类型,而是剧情的不合常理。有谁真正在乎这部剧到底是“成功男人背后都站着女人”,还是“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”?说到底,我们在乎的是,剧情的虚构与想象也要在合理的范围内,而不能天马行空毫无边界。就像我们理解不了一部剧中所有的适龄男都爱着同一个女主角。(陈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