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查房价 >

查房价

赵启正谈浦东开发来龙去脉:筑巢是为了引凤

  “浦东开发是一首雄壮的交响曲,它的总谱是谱写的,指挥是党中央和上海市委,我们有幸成为这个大乐队的演奏员。”——赵启正

  今天,它成为了正在面向国际的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中心和高科技研发中心的新城区,成为了“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” 和“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”,成为了“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”。

  恰逢改革开放30周年,利用这个节点,我们重新回顾浦东在开发伊始的历程,从而更好的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想法和做法。

  赵启正,曾任上海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、上海市副市长、上海浦东新区第一任党工委书记及管委会主任,国务院新闻办主任。作为浦东的第一代建设者,他向记者重新讲述了浦东的前世今生,浦东开发中那些鲜为人知的事。

  赵启正:没开发前的浦东是上海的落后城区,几乎没一个能看上眼的建筑,当时的小陆家嘴地区有条路叫烂泥渡路,每逢暴风雨就“水漫金山”,家里家外积水积到膝盖。许多油罐啊,危险品仓库啊都放在浦东了。

  开发最开始时我们想在浦东留点好的建筑,难极了,挑来挑去留了两个做纪念,一个是浦东当时的最高建筑,5层的救火观察楼,还有就是民国初年的一处陈氏旧居。

  浦东新区成立之时,东方明珠刚开始打地基,能看到唯一的一个较高的楼就是黄浦江边的港务局大楼。你出去看一圈回来,鞋底下沾的全是土。请外宾吃饭找不到一个像样的饭店,当时我们就只能在临时的办公室毗邻的小绍兴白斩鸡店请他们吃饭,那是一家小饭馆,后来旁边新开了家半岛饭店,才有了个算是像样的接待外宾吃饭的地方。

  当时浦东新区筹委会是在原来的黄浦区文化馆办公,没有食堂,我们就借对面东方医院的食堂吃饭。办公地方不够了,就在文化馆上加盖了一层。

  对了,当初浦东那条水漫金山的烂泥渡路就是现在的银城路,现在路的北段一边是金茂大厦,一边是东方明珠电视塔,路的南段是美丽的滨江园,路东是巍然屹立的楼群和世纪大道,路西是滨江大道滨江花园,这儿已成了美不胜收的所在。今天看,也许不应该改这个路名。

  记者:浦东的开发比深圳珠海厦门这些改革开放的第一批经济特区晚了10年,为什么选择在1990年开发浦东,而不是在改革开放的初始?

  中国改革开放并没有外国的经验可以直接借鉴。上海的GDP曾经占到中国总GDP的1/6,如果一开始就在上海开发特区或新区,一旦失败了会对中国的经济造成重大影响。

  到了90年代,深圳的特区政策取得了显著成果,也为其他后继的特区和新区的开发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因此同志选择在1990年决定开发浦东。

  80年代世界已经形成了全球化的大趋势,中国要在世界经济为舞台占一席之地,我们需要有几个强大的经济中心城市去代表中国与世界对话。

  先看看国外,美国有纽约、芝加哥、旧金山、洛山矶。欧洲有伦敦、法兰克福,英国国土面积虽然不大,但除了伦敦还有爱丁堡是它的金融中心。

  中国当时有资格能与世界进行经济对话的只有香港,但还没回归,就是回归了也是“一国两制”下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际经济中心城市,我们还需要“一国两制”社会主义制度的国际经济中心城市。

  我们有个开发浦东的口号,开发浦东,振兴上海,服务全国,面向世界。虽然听起来只是句口号,但它是有道理的。把上海建设成面向国际的经济城市,是党中央的战略决策,党的十四大提出:“以上海浦东开发为龙头,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,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中心之一,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。”

  上海很早就在全世界声名远扬,曾经是远东第一大都会,面对东北亚和东南亚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和地区。当代它处于“亚太经济走廊”的中点,是亚太海空航线的要冲,又是中国最大的经济城市。事实上,也选择了其他地方,在浦东之前有五个特区,最近又有天津滨海新区。

  当时上海也面临一个选择,是开发浦东呢?还是改造浦西旧城区呢?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1972年在他的《日本列岛改造论》里有这么句话我记得很清楚,他说东京的城市布局是比较落后的,但是改造一个旧东京要比建造一个新东京要多花9倍的钱,可惜,在东京没有像浦东那样的一块地方。上海的浦西,历史上就是没有全面规划的,道路设计不合理的例子到处可见,选择在上海市区的旁边建一座新城区,同时带动改造旧市区是极其正确的。

  浦东和市区时有一江之隔,建好足够的桥和地道就连成了一片。世界上许多名城有一条河流穿城而过,河的两岸都是发达的。浦东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极其珍贵的宝地。

  联合报道:扬子晚报、新安晚报、辽沈晚报、羊城晚报、华西都市报、北京晚报、钱江晚报、新闻晚报、山西晚报、大河报、楚天都市报、今晚报、齐鲁晚报、新文化报


  • 上一篇:600360)